關於部落格
人生只有一種味道,真是最無聊的事了。
  • 491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刀疤老蕭

脖子後方的脂肪瘤,存放了好幾年,慢慢的逐日茁壯。

醫生總是說,這種通常是良性的,沒什麼,要不要割都可以。

所以就這樣定存了好幾年,卻沒有什麼美觀的利息可以領,很少綁馬尾的我,這其實是半個原因之ㄧ。(好吧,一定要我說另半個理由是臉大嗎?)

跟也在同樣部位定存了多年脂肪瘤的學弟聊起,共同的心聲就是,會因此按摩按不到痛點,轉動脖子時卡卡的,當然也是不美觀,雖不致上演鐘樓怪人的悲慘命運劇碼,但也是個掛在身上多年的累贅。會不會壓迫神經,會不會影響循環,每次鼓起勇氣去看醫生詢問開刀事宜,總因開了疤痕也是醜,不開一塊肉也是醜,橫豎都是醜,割不割也都可以所以擱著多年。

這次看學弟去動刀,結果好像不錯,又加上他同事有推荐覺得開不錯的醫生,所以想想就下定決心了。

沒想到馬偕的鄭國祥醫師,一看就很驚訝我脂肪瘤之大,怎麼不早些處理,他說小的話割疤痕也小,且越久跟神經的交纏會越複雜更不號楚哩,他建議還是割掉好。於是馬上排定一星期後就動刀,醫生說要局部麻醉或全身麻醉都可以,但是擔心我會感覺怪怪怕怕的,所以想說還是給我全身麻醉好了。

時間是2006/4/4,婦幼節開人生第一次刀還真是特別有意義啊。

進入開刀中心,義工敎你換穿開刀衣,戴上浴帽,不是,是開刀帽,然後就跟一堆人一樣茫然的坐著看動物頻道等開刀。護士來叫了,自己走進開刀房,明亮的開刀房,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像可愛的樂高積木拼湊的房間。躺上開刀床,護士一邊問你這麼大的脂肪瘤是養了幾年,一邊幫你蓋上暖過的被子,跟電視演的冰冷冷的感覺,還差滿多的。尤其等醫生過程中,護士一邊聊著辛辣的人事八卦,也是滿有趣的,開刀床比想像中窄,相當容易一翻就掉下去。

躺了好半天,護士也開始覺得奇怪醫生哪去了,用內線跟外面詢問,才知道我現在這間沒有全身麻醉的設備,所以醫生是在另外一間等的。於是我又起身,自己走向另外一間開刀房。大約是4,5人的陣仗,麻醉師也在討論著,我等一下是要趴著開刀,麻醉要正躺,應該要怎樣等一下幫我翻身才行,於是動用了兩張床。

接著就是不停的有醫生跟護士對你講,"等一下就是睡一覺喔"。

開始有人要幫你在手掌背面跟側面打點滴針。

"握拳。"

天啊!!這針真是有夠他X的痛!害剛剛還回答不會怕的我,這會竟然全身緊繃起來。

"你手握好緊,害血管跑來跑去打歪。"

剛剛不是你叫我握拳的嗎....心裡暗暗的這樣碎碎念...沒想到這一痛,突然情緒湧上,不但要忍痛,還要強忍滾出來的眼淚。

接著就是麻醉針。

"全部140都要進去嗎?"

"對啊,70公斤耶"

可惡...怎麼連打麻醉有點被污辱的感覺....

打完之後,護士問,"有想睡了嗎?"

我還搖著頭張大眼說不會,邊搖卻覺淂視線怎麼有點模糊,索性閉上眼培養睡覺情緒,情緒還來不及培養,好像已經換下一個場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光亮滲透眼皮蹦入眼底,我醒了,清醒是一瞬間的。

我聽到護士們的對話,以及感覺得到在幫我拔除手上管子的動作,我是正躺的,還在開刀房內。

意識清醒到猜想自己是動完手術了,可是怎麼喉嚨的那根管子如此的令我不舒服,

隨著越來越清醒,我感覺到的卻是有如要窒息般,呼吸不了的痛苦。

因為實在無法忍耐,手又無法動彈。我用力的搖動我的頭,想要表達這十分痛苦的感受。

護士知道我醒了,説張開眼睛。

可是眼皮只能開到讓景物成一光線的距離,似乎張開眼皮是一項奧運舉重般困難的事。

但是窒息感絲毫沒有減輕,痛苦迫使我用力的繼續搖頭,忘記自己可能不應該太用力使用脖子。

這次護士終於問說,"是不是管子不舒服",我點頭。

"那我幫你拔掉,可是你要自己用力呼吸唷。"

終於管子被從喉嚨裡拔出來,真的才第一次體驗到原來呼吸是需要費力的非反射動作。

慢慢的,隨著意識越來越清醒,我也在被推往恢復室的路上,其實大概推到恢復室後,我覺得自己已經從麻醉中完全清醒了。

又過了一個點滴打完的時間,護士問我想要回家了嗎,我說恩。

於是在唸錯幾次我名子的廣播之後,媽媽進來了。(這麼饒舌的名子,不被念錯是不正常的事情)

是的,我開完刀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概是有止痛藥劑或什麼,其實我傷口不會感覺到非常痛,不舒服的竟然是喉嚨,爸爸說可能插管子有傷到你喉嚨吧。

只知道還是不要亂動輕易挑戰紗布下的縫線。

後來聽爸爸媽媽說才知道,醫生有在中途把從我身上領出來的脂肪瘤給他們看,並說明有些角度,是有可能繼續長的,並說長的很深,所以挖的滿裡面的,不過挖的很乾淨。

從爸媽的形容,這坨像豬油的脂肪,還真不太小,我在想不知道可以炒幾餐飯呢?(太噁嗎?不要打偶...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複診時,醫生說這就像地下室積水,要讓裡面的血水排乾淨才行,邊說竟然給我邊用力用手按壓傷口。

我的疼痛感,從此刻開始被喚醒,且止痛藥,也從此刻停止供應...

現在只希望,快點拔掉排水的小管子,拆掉線,傷口癒合。然後我就可以去享受按的到痛處的按摩啦~~哈哈

至於疤痕...反正我是以內在美取勝啦...

刀疤老蕭,應該比脂肪瘤老蕭是好一點吧?

PS:唯一惋惜的是割掉後....體重並沒有少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